名商 名家 名士 名师 名医
名将 名门 名记 名厨 名角
名企 名校 名院 名所 名行
名队 名店 名车 名盘 财富
名牌 名画 名字 名作 名特
名吃 名酒 名烟 名茶 指数
名城 名镇 名居 名胜 名言
博客 故事 先模 画家 书家
2024年04月22日 星期一
王树国   谭旭光   郎景和   程皓:   李锦:   

难忘宝莲婶子

  • 作者:王有金     来源:本站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4-03-06

       宝莲婶子,何许人也?

       大作家郭澄清叔的妻子,也是他当老师时的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宝莲婶子走了二十多年了,可她的形象,她的容貌,她的言谈举止,她待人平和可亲的风格一直卬记在郭皋人的心中。

      宝莲婶子有没有正式工作我没有印象,但她说话得体,为人热情,不怕困难,甘做佣人的高风亮节给我深深的卬象。她就家郭皋村的阿庆嫂,也像是澄清叔身边的大服务员,勤务员,传令兵,又像是澄清叔身边的办公室主任。我参军离家早,与宝莲婶子接触不是很多,但我听到郭庄人对她的赞美声确实不少。

      宝莲婶子人长的秀气,高个,不说话脸上也带着笑意。微笑的脸,言行端庄。

      至于怎样成为澄清叔的终生件侣,我不得而知。但我知道宝莲婶子是澄清叔的好学生,好妻子,好伴侣。

      宝莲婶子原来随澄清叔住在县城,澄清叔忙于工作和写作,宝莲婶子忙于带孩子,料理家务。后来,孩子们越来越大,四个男孩子在家闹来闹去的影响澄清叔写作,就把老大老二送回老家上学。宝莲婶子来回于郭庄和城里之间。听说宝莲婶子特别喜欢女孩,生了洪章、洪志后本来昐望来个“千斤”,收个小棉衣,结果又来个双胎男孩。

       后来,澄清叔的短篇小说越来多,名气也越来越大,来祝贺的,来看望的,来学习的越来越多,这时澄清叔正在构思他的大作《大刀记》。

       澄清叔在《大刀记》创作的几年中,滿脑子都是梁永生的高大形象,大刀队热火朝天的发展壮大,革命战争的激情占滿了澄清叔的所有时间,所有空间。

       澄清叔在城里住时,我有机会和洪章,洪志到家去过,多家合住的大院,屋内不算明亮但干净。在家没见到过澄清叔,但宝莲婶子在家,见到老家来人,笑迎可亲,问这问那,不住探听,可见她对郭庄和郭庄人的深情。 

       在几年的写作中,宝莲婶子的付出,劳累,辛苦难想象。

       县里,地区有关领导常来看望,过问。文化宣传部门也不断来慰问,关心。澄清叔忙于写作,需静心构思,接待的责任全部压在了宝莲婶子身上。切荼倒水忙个不停,常人难以应付。

       澄清叔写作不分黑白,新的构思来了,有了好的情节,饭不吃,水不喝也要一气写完。

      宝莲婶子为人热情周到,从不为个人着想,客人来了倒水递烟,问冷问嗳,自己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,门外送客声声,屋内烟云连连,时间长了宝莲婶子的肺出了问题,常咳不止……再以后就心有余而身无力了。

       七十年代初,澄清叔把他大作的写作地点迁到了他的出生地郭皋。

        他当时的想法一是老家安静,二是一旦《大刀记》出版成功,能给郭庄父老带来好处。

        澄清叔就是爱吃宝莲婶子做的饭,常说她做的饭味香合胃口。自从《大刀记》抬笔后,就失去了对饭菜的兴趣。饭菜做好了,他没时间吃,等肚子饿了想吃时,饭菜又凉了,有时为了叫澄清叔吃一顿饭,要反复热好几次。吃饭催急了他也急。通夜写作也是常事,宝莲婶子很少能睡个安稳觉。白天人来人往,忙于接应,又休息不好,身体壮况越来越差,完全靠精神支撑着。

       宝莲婶子是个姓格坚强的人,又是个非常要面子的人。记得澄清叔病后在德州住院,我和母亲买了些东西医院去探望。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,可过了些日子,宝莲婶子又带了些东西到家来看望我母亲。我全家感动得不得了。

      可敬的宝莲婶子,你那么忙,那么多事需要你处理,澄清叔重病在身,你日夜心神不安,难道老家的一个老嫂子来看望一个为革命、为写作而累倒的兄弟,难道还需你途步打听上家回探吗?几年中,我们全家心神不安。

       宝莲婶子和澄清叔对自己身体的爱护是不够的,只知道付出和奉献,总考虑他人和创作,至于健身、保养、营养和对身体有益的措施,从不考虑,也无法顾及。
       澄清叔很多吋侯是写到半夜或半夜起身而作,时常是合衣而睡,鞋袜不脱。


微信图片_20240227104538.png

     


       我常想,如果澄清叔不从事写作爱好,而当一个县长或县委书记,他一定是一个好的县长,一个焦裕禄式的好县委书记。
       他不愿当官,只想体察民意,反应民声,用笔为人民服务。
       我清楚地记的,六一年夏天的一个中午,全体村民都集中在森堂大爷家门口的东测,大家在街道两边而立,而坐。澄清叔来回走动着,打着手势,讲述着抗灾自救的道理!那样自信,那样感人,那样受教肓,受鼓舞。那一年我才十岁。
       宝莲婶子受澄清叔的影响和感染,也有上进,求实,不怕难的境界。
       宝莲婶子和澄清叔先后离世不差几年,澄清叔逝于过度劳累伤及大脑,宝莲婶子逝于长期吸纳二手烟,伤于肺。二人都是为工作而逝去,为他人而逝去,为创作而逝去。

       今年清明,我在老家给逝去家人立碑,听说宝莲婶子的孩子回家上坟,我决定晚回徳州两天,也借机给宝莲婶子和澄清叔烧烧纸,上上坟。我早起五点多到了书成弟家,叫他和我同参加,并要求叫海燕一起去。之前,我己经读了海燕发表在《德州日报》上的两篇与《大刀记》有关的文章,很有感触,所以叫海燕一起参加。

      到了时集我们停车买纸,书成问我买多少,我说四梱。本来我是想尽孝心给宝莲婶子和澄清叔买纸烧钱的。我在选纸时书成早己抢先把钱付了,之后,我又多了一块心病。

      到了坟上我和书成同宝莲婶子的孝子们同下跪,共烧纸,一起悼念。一大堆烧纸随风而燃,火光冲天,烟雾横飞而烧尽。

      我们祝愿他二老在天堂好好安息,静静养身。把身体养好了,托生一批文坛健奖,来到世间,再写书,写文,写回忆……写改革开放的大中国,写纯补善良的郭庄父老,写在外打拼的天南地北的郭皋人。




  网站简介   |   新闻中心   |   服务条款   |   广告服务   |   站点地图   |   联系我们   |
CopyRight © 2020 Mingwang360.com,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名网 通用网址:名网
北京办公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府学路   联系电话:15101061978   邮箱:sdgrb369@163.com
山东办公地址:济南市历城区黄台南路   联系电话:18653163612   邮箱:sdgrb369@163.com
鲁ICP备14025195号-1